4G 降速、5G 休眠,运营商冤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8-05 11:13

近日,一则 “洛阳联通休眠 5G 基站降低能耗”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5G 建设是否过快过剩?休眠 5G 基站又是否会影响用户使用?成为各界十分关心的问题。

实际上,除了 5G 的话题之外,还有大批网友反馈感受到 4G 网速在变慢,质疑运营商为了推广 5G 故意对 4G 网络进行限制。

面对外界质疑,运营商们纷纷喊冤。背后真相究竟如何?

5G 基站定期休眠为哪般?

据悉,洛阳联通近期对已经入网的中兴 5G 基站射频单元设备(AAU),分不同时段定时开启空载状态下的深度休眠功能,从而实现智能化基站设备能耗管控的目的。

这一消息在网络上炸了锅,“我买了 5G 套餐,这样会不会影响我的 5G 信号?”、“既然如此,还建设这么多 5G 基站干什么呢?”多位网友纷纷发问。

截至目前,中国联通官方还未对此事有所置评。但实际上,5G 基站的建设、耗电等成本大幅增加,一直是让包括中国联通在内的三大运营商头疼不已的问题。

根据三大运营商公开的数据,2019 年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 5G 资本开支分别为 240 亿元、79 亿元和 93 亿元;而 2020 年三家的 5G 资本开支则预计分别增长至 1000 亿元、350 亿元和 453 亿元。每家的预算都实现了同比翻了数倍。

预算大幅增长背后,与 5G 建设的成本高启紧密相关。

2019 年底,原中国移动副总裁、现中国电信总经理李正茂曾在公开场合直言,5G 发展面临着三大问题:由于 5G 相比 4G 频率更高波长更短,因此 5G 要达到 4G 的信号覆盖程度,5G 基站数量要达到 4G 的 3 倍;因为频率更高,5G 基站的耗电量将是 4G 基站的 3 倍;5G 基站的建设成本也是 4G 的 3 倍。

按此粗略计算,单单以耗电量的角度来看,5G 网络要达到 4G 的覆盖程度,运营商们在电费上就要付出 4G 时代 9 倍的成本。根据此前的公开信息,单个运营商每年的电费成本都在上百亿元规模,三家一起可能要到上千亿。当然基站的耗电成本只是电费的其中一部分,但还是会给面临营收和利润增长压力的运营商们新增不小的开支。

成本高启之外,5G 用户的规模还未达到理想的数字,也是重要的原因。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截至今年 6 月底,三家运营商在全国已建设开通了 40 万个 5G 基站。但在 5G 用户方面,三家运营商的 5G 套餐用户已经破亿,而使用 5G 手机并且用 5G 网络的只有 6600 万。这就意味着有的用户在使用 5G 手机却用着 4G 网络,还有的使用 4G 手机却开通了 5G 套餐。

按照上述数字计算,目前每个 5G 基站连接的 5G 手机平均为 165 个,可谓使用率非常低,这也是洛阳联通采取休眠手段的原因所在。

实际上,并不是只有洛阳联通一家在这样做,华为、中兴等通信设备商一直以来就在 5G 基站设备层面努力降低功耗,为三大运营商提供解决方案。

以华为为例,其专门推出了名为 PowerStar 的节能解决方案,通过 AI 等技术,实现 2G、3G、4G、5G 多频网络协同调度,以达到节能的目的。

华为运营商 BG 总裁丁耘曾向新浪科技在内的媒体阐述了这一方案的原理。通过让 AI 学习和判断,根据某个区域的网络和业务状况,智能分析在某个时间段关闭一些频率,在不影响网络体验的情况下让整个区域的网络功耗降到最低。

虽然关掉了某些频率,但丁耘强调这是在不影响用户使用的前提下。“这个技术不是配置好,而是要基于 AI 技术,要判断环境。比如有自然灾害的时候,哪怕是用户不多,我们的 5G 基站也不敢关。再比如节假日,凌晨一点钟谁敢关断基站,那个时候恨不得都打开。”

电信分析师付亮也认为,基站进入深度休眠和路灯的关闭并不相同,没有严格的时间表,休眠的前提是,当前设备处于无人使用状态或业务量低于某个值。因此洛阳联通的 5G 基站休眠对用户几乎没有影响。

4G 究竟降速了吗?

在 5G 基站休眠风波的同时,也有不少用户质疑 4G 网络在逐渐变慢。

一位中国电信用户称,近来明显感到 4G 网速比此前慢了很多,“有时候发微信消息都出现异常,一些网页也要点很多次才能进得去,跟之前的 2G、3G 差不多了。”

腾讯公关总监张军近日也在微博上表示,“最近手机出现两个问题,一是 4G 网络变得很慢;二是频繁闪退。”

还有用户质疑,在 5G 大规模建设的同时,三大运营商是否在故意降低 4G 的网速,以达到推广 5G 套餐的目的?

实际上,早在 2019 年,就曾有过一轮 4G 降速的传闻。当时三大运营商纷纷予以否认,称从未接到过任何对 4G 进行限速的要求,也从未对用户 4G 速率进行限制。但随着流量爆发式增长,在高峰时段热点区域可能会造成部分用户连接不畅和速率下降。

工信部当时也约谈三大运营商,要求继续做好 4G 网络维护和改造,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表示,工信部搭建了覆盖全国的监测平台,通过技术手段监测 4G 网络速率。监测显示,近年来全国 4G 平均下载速率持续提升,整体上未出现速率明显下降的情况。

不过他也坦承,4G 网络属于共享网络,在区域内由所有用户共享,速率会在区间内波动。网络体验速率也会受到包括用户数量、流量规模、网站访问量等多种因素影响。比如在火车站、演唱会现场等用户密集的地方,可能会造成暂时的体验速率下降。

也有一位通信行业分析师给出了不一样的说法。

他认为,运营商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已经将资金预算大规模投入到 5G 建设上,这样就导致在 4G 网络的投资和运营费用上出现下滑。由于目前 4G 用户仍旧远远超过 5G 用户,这必然会加重现有 4G 网络的压力,降低用户在 4G 网络上的使用体验。

另外一个趋势是,随着 5G 建设的大规模开展,运营商们还在逐步清退 2G 甚至 3G 网络,以腾出频谱资源、降低运维费用。在清退 2G 和 3G 网络的过程中,就要引导用户向 4G 转移,这进一步加大了 4G 网络的承载用户数量和流量规模。

种种原因之下,一些用户感受到自己的 4G 网速在下降,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何走出困局?

“4G 降速、5G 休眠”,这其中可能是有一些用户对运营商服务产生了误解,但运营商们也需要在 4G 转向 5G 的周期中做好平衡,以保障用户体验。

在中国移动任职期间,李正茂曾对外表示,在建设 5G 网络的同时,中国移动不会轻言放弃 4G 网络,4G 和 5G 会长期共存。实际上,这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均十分适用。

按照三大运营商此前公布的 5G 用户目标,中国移动今年目标是发展 1 亿 5G 用户,中国电信则是今年实现 6000-8000 万 5G 用户。即使完全实现,5G 用户的在整体用户中的占比仍旧不高,4G 用户还是大头。

在携号转网持续推进的背景下,三大运营商如何不断促进自家存量 4G 用户升级 5G,而不是因为网络质量问题转向友商,显得极为重要。今年 7 月,中国携号转网用户已经超过 1000 万,而其中超过 40% 的用户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网络覆盖和网络信号。

做好存量 4G 用户的经营,需要依靠运营商自己做好策略和服务;而在降低 5G 建设和运营费用上,就要通过运营商在内的整个通信产业来解决了。

丁耘认为,运营商在 5G 建设上需要精准投资,把钱用在刀刃上。他曾举例称,5G 网络建设初期,主要的目标应该是买得起 5G 手机的用户。比如在 5G 基站的选址上,首先要看小区是不是拥有高价值用户,小区的人口密度够不够高,“比如说 5G 手机 3500 块钱,如果一个小区里的手机都是 1000 元、2000 元的用户,这不是我们初期应该要规划和建设的地方。”其次是再根据行业和政府的要求,综合起来选址,这样就能让运营商很快得到投资回报,投资效率更高。

在降低 5G 基站的耗电量上,除了运营商和通信设备商在设备、网络等方面降低功耗的同时,也有运营商高管出面公开喊话,希望各地政府出台 5G 基站用电的优惠政策。

自 2019 年以来,已有多个省市的地方政府出台相应的加快 5G 发展的措施,其中多数都提到要推动降低 5G 基站用电成本,有的地方甚至对 5G 基站用电给予补贴。

不过上述通信行业分析师指出,要从根本上覆盖 5G 建设和运营成本,运营商还是要依赖 5G 用户的大规模普及,“这个 5G 用户既包括 C 端,也包括 B 端。”他说。

目前 B 端的 5G 行业应用正在落地,但距离大规模商用、并为运营商真正带来收入,还有一段时间;在 C 端方面,最大的障碍在于杀手级应用还未诞生。“针对性的 5G 应用还是太少,这就导致很多用户在 5G 使用体验上没有感受到与 4G 的差异化。”他说,随着 5G 部署的加快,需要整个产业重点开发一些能够体现 5G 价值,差异化 4G 和 5G 的新应用,从而吸引消费者。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